4歲患病兒3年醫院度過,多次治療靠營養液存活媽媽心疼哭,獨自進移植倉堅強身形惹人疼:承受不該承受的

孩子是爸爸媽媽心中最重要的,但是有些孩子生下來就要承受不該承受的痛,陽陽就是這樣的一個小男孩,他僅4歲,本應該跟其他孩子一樣在外奔跑,享受自己美好的童年生活,但是他有三年的時間卻都是在醫院度過的,因為他生病了,這一病,讓他和家裡人徹底崩潰。

2018年2月,就在千家萬戶都在團圓的時候,歡樂的氣氛卻在陽陽一家戛然而止。年僅1歲的兒子陽陽突然出現高燒不退的情況,不能像平常一樣正常吃飯喝水,食欲也不振。

「要是知道他來到這個世界上要走這一遭,我寧願沒有生下他,他還這麼小,怎麼能承受這樣的痛苦?」母親抱著孩子哽咽著說道。自從孩子出現異常情況之後,孩子的父母幾天幾夜都沒合眼,原本以為只是普通的檢查,誰又曾想到孩子會患病?

在兒童醫院裡,醫生對陽陽進行了骨穿等一系列相關檢查之後,一紙確診通知書被送到了陽陽的父母手中,拿到診斷書的那一刻,陽陽的媽媽當場崩潰,1歲的孩子才這麼點大,他還不會說話,如果他難受了想要告訴媽媽,又該怎麼表達?陽陽的父母立刻接受了醫生的意見,給孩子辦理了住院手續,積極投入到治療中。

在之後的一年時間裡,陽陽接受了11次化療,化療期間都是媽媽一個人在照顧著孩子。因為陽陽的病情,母親已經無法繼續工作,全家人就靠著父親一個人的收入支撐。每次化療都是以「萬元」為單位繳費,陽陽一家本就是普通人家,根本無法拿出這麼多錢,在掏空了所有積蓄之後,父親無奈向親戚朋友借點錢救救兒子。萬般哀求之下,才湊夠了這11個療程的費用,最後終于在2019年1月結束了化療,並進入一年半的維持治療。圖為媽媽在照顧兒子。

「孩子命太苦了,四肢、鼻子都插滿了管子,我都快認不清這是一雙孩子的小手。」雖然進入了維持治療,可是情況卻一直不是很好。原本以為化療結束就能看到希望的一家人,再次被現實重重地打臉。2020年1月,陽陽的第一個化療都沒做完,由于併發症太多,根本無法進食進水,四肢、鼻子插滿管子是他的日常,甚至有一段時間僅能靠營養液存活。圖為小晨陽。

一次又一次的打擊讓一家人變得更加堅強,在陽陽父母眼中,只要孩子還能繼續治療,其他的一切都不是困難。儘管多次收到醫院的病危通知,陽陽父母依舊在堅持。「孩子最喜歡鬧騰了,以前他太鬧騰我還打他屁股,可是現在我只希望他能重新‘活’過來,像之前一樣惹我生氣……」

2020年6月,一家人帶著孩子到了另外一家醫院,儘管用了最好的藥,依舊控制不住,最終醫生確定的治療方案是移植。6月29號那天,是陽陽進移植倉的日子。自從孩子生病後就從來沒有離開過媽媽的懷抱,可是進移植倉後家人無法陪同,也不能見面,陽陽父母只能眼睜睜看著陽陽獨自一人去面對命運的捶打,內心除了心疼只剩下無助。圖為小晨陽獨自在移植倉內。

兩個月之後,陽陽父母滿心歡喜地在移植倉門口等待迎接自己的寶貝兒子,希望能夠得到好消息。在見到孩子的那一刻,媽媽再次崩潰。「兒子你受苦了,媽媽在,媽媽來保護你了。」從移植倉門到病房的這段路,媽媽一直在落淚,嘴裡念叨著的都是對兒子的心疼。圖為移植倉內,護士在查看孩子檢查報告。

禍不單行,在陽陽排異的過程中又遇到了最危險的情況,陽陽的排異情況越來越嚴重,只能安排再次入院。陽陽媽媽每天陪著兒子在醫院輸血小板、做抗排異、抗感染階段的治療,看著這麼小的兒子每天痛苦不堪,她恨不得可以替孩子承受。與此同時,長達將近兩年的治療和奔波,治療費的巨坑也深不見底。圖為護士在給小晨陽做檢查。

迄今為止,陽陽的治療費用已經高達400萬元,家裡的積蓄早已花完,也再也借不到錢了。原本夫妻二人就靠著打零工養家,現在已經很長一段時間沒有任何收入來源。可是就在這麼艱苦的環境下,也不能阻擋親情的偉大,只要能看到兒子溫暖的笑容,夫妻倆做什麼都值得。圖為病房裡的母子倆。

孩子還不曾感受世界的美好,卻已經承受了常人無法承受的痛苦,夫妻二人現在只希望孩子能早日康復,成為一個健康快樂的正常人,即使要付出生命的代價,也要讓孩子能夠活下去。

用戶評論